虎威将军休妻(微小说)郭兴华

  八月的清早,透开着的窗户洒进清晨的一丝凉意,冰丝凉席之上的女子,骨骼纤细,身材丰腴,七个月的身孕,让她侧躺着的身子有些显得疲累。

  睡梦之中,梁红玉向着以往大刺刺的想要转身调整姿势时,猛地发现都不正常,梁红玉猛地从床榻上坐起,看着周边陌生的世界,随后低头,看了看自己的肚子,那么大

  “夫人,夫人,将军回来了,您快点起身,将军的车马已经到了轩直门外,只怕一炷香的时辰就要到将军府了。”梁红玉还未来得及回神,脑中一片空白,心突突的直跳,只觉得自己像在做梦时,外头的丫鬟便匆匆的跑了进来,一通的大喊。

  “小霞!”出于本能,梁红玉对着跑进来的丫头一声轻唤,丫头瞧着自家夫人的模样,以为是她在喜不自禁,忙不迭的继续道“将军,将军打了胜仗,凯旋啦。”

  说着,也不管还在的梁红玉,忙的扶她起身,坐在菱花镜前,一阵,梳洗穿衣,自柜中寻了一身烟柳绿的对襟刺绣草花纹长裙,绾起的发丝上,簪了一对通体透亮的碧玉簪,肤如凝脂,柳叶蛾眉,女子容色倾城,便是大腹便便也没能让其了姿色。

  “今儿个将军凯旋回程,若是见到小姐的肚子已经这样的大,指不定要多欢喜呢。”小霞端着一碗牛乳粥送到了梁红玉的手上,梁红玉还未来得及从这突然的变故中回神,便已经听得小霞满是欢喜的说道。

  这边梁红玉纳纳的喝着手里的牛乳粥脸上看不出多大欢喜,那边门房外的小厮已经疾步的进来禀告,将军的车马已经到了府外。小霞欢喜的扶着梁红玉向外,去前门迎一迎将军,只道这五年苦尽甘来,守得云开见月明,夫人总算怀了孕,想来夫妻见面应该极为欢喜。

  而梁红玉由着小霞手扶着,脚下步子打颤,此时此刻,她脑子里一片混沌,对于突然而至的现状还未反应的过来,却已经听见小霞欢喜的对着眼前一道英挺雄姿的男人,男人面冠如玉,长年累月的风沙吹袭,有着一中俊朗的英挺,一双剑眉如刀削休整过的一般,好看。

  “红玉,你辛苦了。”梁红玉才到门外,一身戎装,右侧腰间尚别着一把长剑的男人轻柔的拉住了梁红玉的手,对其说道。

  “蓉蓉,拜见夫人。”梁红玉的手有些不自然的想抽离男人厚实带茧的手掌,彼时,一道脆生生的软而语调自耳边出现。

  樱桃红的棉布长裙,女子芳华,眉眼之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风情,腰细如枝,拂弱青柳的对着梁红玉,轻盈的福身,浅声道,梁红玉在那女子的眼中,看到了一抹挑衅之色!

  “夫……夫君……”凭着记忆,梁红玉存着些结巴,有些局促的喊了沙宝功一声“这位是?”随后问道。

  沙宝功搀扶着身形笨重的梁红玉,带着她回了正院,待梁红玉端坐在正屋大厅之内的座椅上后,沙宝功这才说道“蓉蓉是我带回来的孤女,大营之中,因救我以身过血为我解毒,失去了清白,如今,腹中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,我想纳她为妾,给她一个身份。”

  “砰……”瓷器脆裂的声音自梁红玉的身边传来,小霞的碗碟不过才放到梁红玉的手上,温热的茶水虽不烫人,却也溅湿了鞋袜。

  “夫人……蓉蓉不求名分,蓉蓉愿意为奴为婢贴身伺候着夫人与将军……”梁红玉的话音还未出口,才行至殿内的蓉蓉却已经使劲了力气,对着梁红玉,膝盖与大理石地面碰撞发出的声响,听着让中一揪。

  沙宝功自然也是听到了,在蓉蓉刚刚身的那一刻,便忙不迭的将她扶了起来,随后,扶着她坐在了一侧的椅凳上,关切的打量着蓉蓉的一切。

  彼时,梁红玉还未反应的过来,沙宝功只道是自己太过直接,让女人伤了心,一下子吓傻了,软了声,半蹲着身子拉住了梁红玉的手,满是柔和的开口“红玉……”。

  “啪!”的一记巴掌声脆脆回想在正房大厅之中,用足了力气的一记巴掌,打的梁红玉手心火辣辣的发麻,男人的脸上更是出现了一块清晰的红印,梁红玉感受着手心的疼痛,只道自己不是在做梦。

  男人还带了个野女人回来,且这野女人一看就是像来逼宫的,连带着肚子里都有了小野种。

  “疼吗?”梁红玉咧唇一笑,灿然无华,看着尚蹲在自己面前的男人,突然的问道。

  男人蹙眉,未做声,梁红玉的手飞快的一记,又甩上了男人的右脸,这一次,打的比刚才还狠,沙宝功怎么也料想不到,一向娇纵柔弱的女人,还有那样的力气,两边脸颊,泛着均匀的红晕,好在皮糙肉厚,不大明显。

  “将军……”两记巴掌,抽的一旁端坐着的蓉蓉,为之一颤,她想过千万种见到正妻时的场景,却没想到,这个女人,这样泼辣。

  “你的女人辛辛苦苦在家为你挺着妊娠的辛苦,殚心竭虑的在佛前日日你平安康健,你竟然在外头连自己的下面都控制不住,弄个女人回来也就罢了,这肚子里还留了个种,做什么,想让我把将军夫人让给她吗?”

  着,梁红玉自身后的座椅上站起,敛着眉眼,昂头挺胸,怒视着眼前这对渣男贱女,毫不客气的怒骂,声音自然引来了外头家丁的侧目。

  连沙宝功都不曾想到,梁红玉的反应会那样大,两侧脸颊之上尚有着火辣辣的痛感,对梁红玉的,他可以理解,可米已成炊,他也只能软着声,想要安抚下梁红玉。

  “请夫人不要责怪将军,当时将军身中剧毒,且毒中带有魅香,若不及时解毒,便有性命之忧,将军对夫人的心依旧,请夫人不要误会,一切都是蓉蓉不知,才会让夫人有今日之恨,蓉蓉愿意已死,让夫人解气。”

  梁红玉提着气想看看接下来这对男女予以何为,沙宝功还未开口,蓉蓉却已经再一次的跪在她的面前,抱住了她的小腿,哀哀哭泣声,美人垂泪梨花带雨的模样,说不出的让生爱怜,若梁红玉只是个旁观者,说不准,都要心疼这位蓉蓉姑娘。

  梁红玉冷冷的将自己的双脚收回,并不打算理睬蓉蓉,却不想,这位姑娘倒是个狠角色,身子一偏,倒是自己侧倒在了一旁,一看,倒像是自己把她给踢倒了似得,

  这一下,原本还和颜悦色打算与自己妻子解释的沙宝功没了好耐性。忙把地上梨花带雨的蓉蓉扶起,交给了她的贴身丫鬟,随后对着梁红玉道“红玉,你别太过分了,你也是要做母亲的人,怎么还能够对着蓉蓉踢她一脚,她月份轻,说不准会出什么事故,你的心怎么如此。”

  “蓉蓉是为了救我才出此下策,把身子给了我,为我续命,算起来他、她是我的救命,你应当感激才是,你怎么还能够如此动手动脚,若不是蓉蓉,你现在就成了寡妇了。”

  听着沙宝功对着这位蓉蓉姑娘的偏袒与疼爱,梁红玉气结,她宁愿做个寡妇,也比现在蓉蓉逼宫,眼见着她在自己面前上位来的强,这肚子里一出还没闹得明白,可倒好,竟然还来了个野女人。

  “管家,把后院厢房清理出来,把蓉蓉姑娘的行礼了搬进去,再给蓉蓉姑娘配几个丫鬟婆子,好生的在她身边伺候着。”沙宝功亦是来了气,针尖对麦芒,直冲着府里的管事一通吩咐道。

  管事应声,连看了两位,想要下去置办时,却见前头的梁红玉已经将长案之上的双耳花瓶蹭碎,对着管事道“管叔,你可是我的陪嫁管事,你敢帮着将军在后院藏女人,你是不是不想吃饭了!”

  “这个将军府是虎威将军府,你道是陪嫁,那么出嫁从夫的这个道理,你明不明白,梁红玉,你别太过分了,本将军便是藏上十个女人又能够如何,这后府内院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,偏你矫情,本将军这些年一直宠着你,你倒还蹬鼻子上脸起来了,信不信,我现在就休了你!”

  “小霞,找大夫,开落胎药,现在打包带东西,我们回梁府,也请将军,马上休书一封,梁红玉我,在此等着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