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小说|老兵退伍前夜为战友泡了一碗面

  两年前,还是一名地方青年的沈建民不是很愿意参军,因为他觉得当兵不。当得知父亲自作主张,偷偷给自己报了名,他发了好大的脾气,说什么都不愿意去体检。如今的沈建民早已记不得父亲当初苦口婆心的规劝,却仍能想起父亲气急时自己的话:“你小子怎么这么怂,以后能干什么!连当个兵都不敢,我老沈没你这么个儿子!”

  当时血气方刚、涉世未深的沈建民并不知道这是父亲的激将法:“你说我不行,我偏要行给你看!”说罢,他就摔门而出,拦下一辆出租车,直奔人武部而去。

  想想当兵这两年,沈建民也确实没“怂”,他从连里的“垫底儿”变为“先进”,从普通一兵成长为优秀班长。

  “班长……我跑不动了……”对床的小张又开始说梦话了,在沈建民偶尔失眠的夜里,猜测小张含混不清的呓语,成了他唯一的消遣。

  5公里曾是小张的“噩梦”,作为班长的沈建民,为了提高小张的成绩,经常陪着他加练。

  下铺的小郭还在值岗。小郭胃口很大,却怎么也吃不胖,每次都要蹑手蹑脚地泡上一碗面。

  还有呼噜打得震天响的小李、爱照镜子“臭美”的小刘、挑食的小王……这帮小子,明年也是老兵了……

  奇怪!明明自己很期待去军营外面的世界闯荡,明明之前那么开心自己终于“重获”,怎么当“”真的临近了,却突然舍不得走了呢?

  沈建民很想放肆地大哭一场,却只能在这个压抑的深夜,允许几滴泪珠无声滑落。

  或许是因为渐渐成长,离别才跟着多了起来;大概是因为不够成熟,才会觉得此刻的分离是如此沉重。

  沈建民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一桶泡面,他借着手机屏幕微弱的光,轻手轻脚地爬下床,轻轻地打开柜子,拿出那桶面,走到桌子边,撕开密封膜,慢慢地倒上热水,然后再将密封膜盖好。做完这一切,沈建民又悄悄地爬上了床。

  闭上眼,小郭的音容笑貌都在眼前,他刚来的时候就是一“小跟班”,天天“班长、班长”地叫,像孩子一般“粘人”。现如今,他也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战士,能独当一面了。

  “吱嘎”一声,门被轻轻拉开,肯定是小郭回来了。沈建民闭眼听着他解开编织腰带的声音,听着他窸窸窣窣换衣服的声音,听着他走到桌边的脚步声。

  “咦?”听着小郭发出的那声疑惑,沈建民突然生出一种满足感,就像小时候自己恶作剧成功后的感觉。

  “班长,班长?”沈建民明明听到了小郭在轻声叫他,可就是不答话,装作睡着了,但他的嘴角却在中不自觉地上扬。

  伴着小郭有节奏的“吸溜”声,沈建民渐渐入睡,只剩天上那轮残月,柔柔地洒下一片。